《民主超人》,民主之死

2020-06-10    收藏298
点击次数:714

《民主超人》,民主之死

所谓Youtuber冲击大台,其实是大台消费Youtuber ;婴儿潮虐杀青年人。据说他们也拍了不少短片登陆大台。其中一个导演Dunhill Lam传发了他当晚的作品《民主超人》给我看,说想我讲两句。这是一段六七分钟的小故事,大量併贴我们成长阶段曾经出现过的超人、万能侠、日本动漫、战队、特摄片。故事讲香港出现怪兽,罗乐林(今次无死)饰演的科学家发明了「民主超人」去对抗怪兽。

看牌面是一个佔领民众vs专制的故事。但民主超人的动力是民意,但民意很纷陈,超人节节败退,然后罗乐林使出了民主超人的二段模式「功能组别战队」,加强战力略有优势,但民众又再因为怪兽之后安放何处而争吵起来。旺角民众不想怪兽在旺角、艺术家一样主张 not in my backyard ,科学家罗乐林虽然口口声声「你地咁唔团结,边个最开心」,但他表示怪兽不能放在港岛,因为他在港岛有两个单位在放租。

金钟和旺角,各有阶级利益,不能组成统一阵线,然后一个小孩流泪将民主超人再次激活,罗乐林说,超人产生了自我意识——当观众以为超人将会再起将怪兽打败,产生了自我意识的超人却做关人隐士,飞离地球,因为超人的自我意识,令他知道地球的忧患与自己本来无关。整个故事在反高潮中完结。

民主超人在牌面上似乎是民主力量、正义力量,但其实不然。民主超人产生了自我意识之后,不再为民请命,其实是一个独裁者自民众之间崛起后,意识和利益迅速脱离民众的写照。民主超人更像是希特拉、毛泽东、史大林,他们执掌的权力本来是无意识的,只是民众集体的求变之心;一旦权力显形,拥有名相,它就成为领袖,一个其实不关心民众和怪兽的第三者。

民主超人再生的时候,超人的背景是红红的旭日,充满军国主义的暗示,而那是暗然指向当代中国的,所谓人民民主专政之后,是因为一个纯真小孩的眼泪。在我们成长中的特摄片,小孩总是纯真而充满力量。但在后现代的作品中,小孩的纯真,即是民众的盲从,他们的无私、和平、友爱、不质疑,成就了独裁者的崛起。

民主超人不是讲民主的崛起,而是民主的堕落——或为何民主永远未竟。因为民众太过善良,太过假手于人,没想过「超人」的力量本身就是暴政的温床。

(民主超人片段截图)



相关文章  RELEVANT ARTICL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