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毕慕瑜专栏》北农风波看抹黑:看媒体如何劣化吴音宁

2020-06-10    收藏799
点击次数:108

《毕慕瑜专栏》北农风波看抹黑:看媒体如何劣化吴音宁

「北农风波」不知不觉已经一个月了。

一个月来对北农总经理吴音宁的各种爆料、批评只有越演越烈的趋势。

媒体剪接议会质询的桥段进行抹黑,近日台北市长柯文哲甚至大动作跑去查帐(然后查无不法),整件事情已经到了让人觉得荒谬的程度。而依照国民党议员与柯文哲联手打吴的态势来看,这场泥巴战还会持续很久。
在事实的层面,这整起事件实在过于简单,甚至让人觉得不可思议:这种程度的谎话也讲得出来。

《毕慕瑜专栏》北农风波看抹黑:看媒体如何劣化吴音宁

早已有关心台湾农业的学者写了数篇认真且具体的澄清文章(如陈方隅的这篇以及这篇),还有徐世荣的这篇,以及吴濬彦整理的资料)是非黑白一翻就明。然而,在这团抹黑风暴当中,我们无法忽视的是媒体的修辞技巧。在媒体上最常出现的是「神隐少女」、「靠爸」以及「小白兔误闯丛林」等修辞。我打算讨论在这一连串风波当中,这些修辞试图造成什幺效果,以及到底「为什幺」要这样做,尤其是在性别与亲属的面向。

当性别与亲属称谓成为攻击的手段

首先,「神隐少女」一方面强调吴音宁没有接受媒体採访的「神隐」(事实上她在北农里面处理拍卖事项),另外一方面刻划她「少女」的形象。「少女」代表年轻女性,而且通常代表未婚的年轻女性。在传统汉人社会当中,性别常常被当作公与私的分界。男性垄断「公」的事情,不屑介入「私」的──女性的──领域,认为管太多「家内事」有损阳刚气质与男性「一家之主」的身份。相对的,女性或许可以在家中很有权力,但对外却没有权威。就算家中妻强夫弱,遇到「公」的事情:祭祖、分家、酬神,还是要由男性代表出面。因此,北农风波中吴音宁的性别会被加强刻划,其实就是要摧毁她参与公共事务的资格,把她「赶回私领域」。

除了已经在 PTT 八卦版每一篇文章底下出现的「母猪」之外(这绝对是毫无闪躲空间的蕩妇羞辱了),吴音宁的性别在整起事件中会被凸显,其实并不特别意外。台湾有不少女性政治人物,但却少有「女性化」的政治人物。所有的政治人物,不分性别,都被认为要表现出果决、自信、专业、强悍的特质,就算是自己完全不懂的东西,也要讲的头头是道。迟疑会被当成否认,协商会被视为软弱。而吴音宁恰好就是这一切的反面。听她说话的第一印象就是轻、慢又带点不确定性,让人想到一条不知道有多深的河。

跟下一个「靠爸」(表示吴音宁是因为父亲吴晟的关係才获得这个职位)放在一起看,就可以明显看出来,攻击者试图把吴音宁幼体化,创造她「小女孩」的形象。「成家立业」常常是我们判断一个人是否独立的指标,也是一个人是否能在公共场合中拥有话语权的重要条件。吴音宁早就已经自立许久,但这次攻击者藉由强调她与父亲的关係,暗示她仍然需要父亲的「帮助」,进一步消解吴音宁做为独立个体的适格性。

「误入丛林的小白兔」的说法就更加恶劣了,因为这暗示着她──如同所有的性侵受害者一样──「没有好好保护自己」,因此受到这幺多抹黑、汙衊都是「自找的」。如此一来就没人关心加害者的责任了:怎幺没人讨论丛林里面的那些大野狼呢?

谁的抹黑,要做给谁看?

经过上面的讨论,我们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,这一连串的攻击想要塑造一个气氛:吴音宁没有参与公共事务的资格,她没有独立自主的人格,她不成熟且缺乏判断风险的能力,最后,她作为「误入丛林的小白兔」,她──而不是那些攻击抹黑的人──要为这一切的混乱负责。

这样的讨论让我们看到这一连串政治攻击当中,在地化的面向。

那幺,理所当然的,会为这些攻击买单的受众,自然是拥抱这一切价值的党派支持者。这些攻击者,包括台北市议员与市长柯文哲,透过这一连串的阳刚展演以及对于阴性气质的诋毁,进行了一场与选民的互动:只有像我们这样的人──习惯在公共场合周旋,讲话自信心爆棚,可以毫不思考捍卫自己一切立场的人──才有资格出来当官。

是的,我们都看到了,而这实在让人不忍卒睹。

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。原文标题:北农风波中的性别与亲属修辞:看媒体如何把吴音宁幼体化

SaveSave

SaveSave

SaveSave

相关文章  RELEVANT ARTICL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