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从正面看事情,但不是心灵大师强调的那一块──西西的奇想与试

2020-07-01    收藏193
点击次数:767

她从正面看事情,但不是心灵大师强调的那一块──西西的奇想与试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西西新书《试写室》悄悄上市,没有宣传,这就幺突然出现在书店里。说新书,其实是旧作,而且是近五十年前(1970年)的旧作,那年西西不过三十二岁,还那幺年轻。

旧作为什幺现在才出版?因为文章在《快报》专栏连载,一篇八百字,天天见报,西西写完发排,底稿不留,也没剪报,幸有心人提供完整剪报,文章才重见天日。

那是影印不发达,没有电脑打字的时代,原稿寄出去了,有时自己不留,除非见报后一一剪存,否则可能船过水无痕。即使西西长篇名作《我城》,也在允晨版发行后,她收到剪报,发现一段自己删去的支线,洪範新版补了回来,这一补,就是一万字。

读《试写室》,以为会有许多阅读笔记,但不太多。较多的是人生百态,社会百款,另有遥远年代的香港部分风貌不时映照在纸页间。还未阅读之前,心里质疑,那幺早的时代,社会还不够多元(即使香港也一样),而西西年纪轻轻,会写成什幺样子呢?

一读,疑虑尽除。西西,年轻到现在,都是一个样,文字平易,用字简单,句子短,不引文,且节奏轻快(书里〈恭喜恭喜你〉〈这样说〉等作品,整篇都跳动着)。她不是,也不要,做个书呆子或唱高调惹人讨厌。其笔下展开的是有趣的世界,是一种童趣,天真的心,纯真的眼,看出来的世界,没有传统读书人的酸气,她懂得以让自己快乐的角度看事物。

譬如,有人买书不看,当装饰,西西不骂,虽然她知道,实用的器物是买来用的,像玻璃杯装水,花瓶插花,但有人脱离实用性质,转向美的视觉享受,也不错啊。像是喜欢一本书的样子,买来,不看,摆着;喜欢玻璃杯透明晶莹的样子,买来摆进橱窗里,不装水喝,也没什幺不可以。

那幺直升机,不飞,放在天台上;跑车,不开,闲置在空地上,浴缸搁在大厅,不沐浴,大家会认为你疯了,但西西说这和玻璃杯摆橱窗里没两样吧。经济负担得起,家里够塞,因为觉得它美丽,而买来,不用,有何不可?这篇文章叫〈玻璃杯等等〉。

西西是有趣的人,看事情从正面看,但不是心灵大师强调的那一块。她常用幸好的心态来看待事物,例如电视节目不好看,一般人忙着抨击电视节目低俗没品味,戕害青少年身心,并提供改革建议等等,而西西有文,开头是「我觉得,现在的一些电视甚好。」甚好什幺意思?好节目吗?不是,刚好相反,是「因为那些节目不是很精采。」

每件事物我们希望精采,唯有电视,倒希望不精采,不要时时吸引我们目光。若电视节目太好看,学童不做功课,大人不做事,人人窝家里,电影院没生意。而电视不好看,索性不看了,出去吃馆子,逛百货公司,城市蓬勃,市面繁荣,就拜电视不好看之赐。因此电视「偶尔精采一下」就好了。

又如教科书的用纸很粗劣,那也好啊,为什幺呢?〈反光的杂誌〉写道,一个人最空闲的是晚上,偏有的书报杂誌,彩色图片的用纸会反光,伤眼,夜读还得配戴太阳眼镜。幸好课本用较粗劣的纸张印刷,否则学童晚上做功课,眼睛岂不糟糕?

在西西眼里,快乐是很重要的。以一早读报为例。1970年代,没网路,新闻来源以报纸为主,电视新闻早午晚播报,报纸有晚报有早报,大事都靠一早看报得知。以前的人,吃早餐配报纸,偏偏头版常是不快乐的新闻,刺杀,空难,名人逝世,一天在这样不快乐中开始。〈早餐桌上的新闻〉一文,西西建议,报纸内容要分类,不幸的,倒胃口的新闻,要往内页里塞。这是西西的奇想,报社不可能做到。

西西多奇想,却非空想,所说往往有理。说到逛百货公司,她对当时业者的做法有意见。
一般百货公司不设座位,怕人人进来吹冷气,赖着不买。但西西说,百货公司应提供舒适环境,吸引男士愿意陪太太、女友进来逛。女人货比三家,不一定买,而试穿衣服一件一件,很耗时,男士无聊,不耐烦,恨不得女士快买,于是催促结帐,鼓吹快买,这岂不是提高业绩吗?

西西少写自身的生活琐事,专栏写作,也不例外。

相关文章  RELEVANT ARTICLES